大神屋 > 女生小说 > 巫山烟雨枉断肠 > 第十章 ‘人间不值得\’
    在京城西街,这里一整条街的铺子,都是做着卖糖水和开胃小点的营生,隔着方圆几里地,还能闻着一股温润的甜香气,那些个外来进京的人并不晓得这些,还痴痴的朝旁问着:不知这股子醇甜味儿是哪里来的人们笑而不语手朝西边指了指,这时日一长便都管西街叫起了糖水街。笔下乐  www.bixiale.com

    豌豆黄,作为地道的民间京味儿小吃代表,具有清凉爽口,入口即化,豌豆软烂成糊的特点,在搭配着白糖和应季的新鲜桂花,还要有几碗糖水。

    怎一个甜字了得

    红砖黑檐衬白墙,铺子里用湿棉布包裹着叫卖,几文钱换一口清爽的豌豆黄。

    抿上小一口,便也是初春万物生。

    街道里悬灯结彩,街道两旁的空地上有好些个卖艺耍花活的,一阵吆喝声后耍上几招绝活,人们有说有笑的递了铜板,遇上阔绰的看家给扔下几两银子,杂耍的赶忙弯腰捡头朝看家好生道谢,随处可见一派热闹场景。

    “ 师婶来一碗杏仁露一份豌豆黄。”

    做一身市井的打扮,长发绾青丝、头上戴一顶瓜皮小帽,嘴角上扬笑的俏皮极了。

    认出眼前这人儿,牟陈氏笑得厉害,热情的招呼着 :“ 羡安来了快快快找位子坐下,牟盖这孩子啊心细,他就估摸着你和大牟晚上巡街会饿,早早就叮嘱着我多留上几份豌豆黄,等你们巡街饿了来吃。”

    羡安眼底荡漾着浅笑 :“ 倒是要多谢他惦记了。”目光在屋里打量了一圈这时辰来吃糖水的人也不少,可以说的上是几十张木桌座无虚席,唯独不见牟盖那单薄瘦弱的身影,诧异都朝旁问道 :“ 师婶牟盖呢”

    “ 许是在后厨帮忙呢吧,瞧瞧他整日里念叨要见羡安姐姐,现在倒还跑没影了,婶婶这就去叫他”边说还边将特意留的豌豆黄给端了上来,三个五寸的粗瓷碟整整摆满三碟子,“ 杏仁露要现做的才好喝,羡安你先等等坐下歇会儿。”

    估摸着这些豌豆黄最少也得要一吊钱

    ,崔羡安站起身来叫住了牟陈氏,将吊钱放在她的手掌心 :“ 我今天身上只带着一吊钱,婶婶千万别嫌少。”牟陈氏大惊,说什么都不肯收羡安的银两,连忙摆着手还反而偷偷塞给了她一张四十两的银票 :“ 哪有收东家银子的道理俺们这铺子可要不了那么多银子,这四十两银子是你哥哥给多了的,你就快收下吧,可莫在跟婶婶客套了。”

    崔羡安吃吃笑,便也顺坡下驴,不再同牟陈氏再客套上一番,收着哥哥的银子倒也心安理得,将银票折了好几折,塞进衣襟的最内衬里,这样就不会掉出来。

    “ 羡小爷”一道稚嫩的童声响起,搁着老远便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其中一名身子骨略显淡薄的小伙子跑在最前面,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大个子,只见他们两人一路小跑朝自己这个方向奔过来。

    羡安笑着迎了上去,“ 小爷我方才你们两人可是哪个都没瞧见,这估摸着、八成是偷跑出去玩了吧”牟盖露出两颗小虎牙嘿嘿笑着 :“ 羡爷机智,小弟我甚是佩服,那个刚刚和岳表哥去庙会逛了一圈。”牟岳瞪了牟盖一眼,牟盖这小子忒没个出息,见着羡爷都没了原则,啥都叫他给抖落出来了。

    朝着牟岳皮笑的道:“ 大牟你说庙会是不是很有意思”

    羡安这么一说可把牟岳吓得不行,急忙摆手搔着头:“ 小爷您明鉴都是牟盖这个臭小子,他硬是拉着我去庙会的,那里人又多又挤一点都不好。”

    牟盖和牟岳本以为羡安会生气,没想到的是她微叹了口气,喃喃道:“ 我没有放过河灯也没看过庙会,但是听你这么说,想来应是有趣的。”

    牟盖的脸庞上,蕴着几分难以用


相关:[综英美剧]夜的第七章 [清穿]炮灰要战斗! 锤剑 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肚子会变大 [机甲]上校,你是要豢养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