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屋 > 女生小说 > 巫山烟雨枉断肠 > 第十六章 心如枯槁!
    想起前不久师父还同自己的嘱咐,跟锦衣卫交往千万要把握好度,切记不可走得过近!再加以陆绎主动前去拜访师父,这其间的种种,愈发地让羡安百思不得其解!

    一想到这里她赶忙疾奔追上,说什么也要知道个大概、所以然。墨子阁 m.mozige.com

    行至牟程万的舱门前,牟岳停下了脚步,轻叩了好几声房门,唤道“ 爹,您在里面么?千户陆大人来了。”

    片刻后,船舱里面也没有任何声响,更没有听到里面有任何的回应。

    “ 我爹爹他上了年纪,耳朵有点背,可能没听到。”牟岳赶忙开口朝一旁的陆绎解释,“ 陆大人勿怪,要不等回头爹爹他睡醒了,我再替您转达?”

    锦衣卫平地能掀三重浪的本事,牟岳不是没领略过,现在倒也是巴不得,赶紧把眼前这尊大佛给请走,才是要紧!

    陆绎没有理会,面如寒玉,像一塑冰雕一动不动的站在牟程万舱门前,看样子,他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从来枪只打出头鸟,就算师父他什么都不做,可是为了这趟差事的顺利,锦衣卫也势必会震慑六扇门一番,这些羡安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当下也是怕这位锦衣卫千户,为难师父他老人家。

    “ 陆大人……”

    匆匆赶来的崔羡安,忙开口打圆场,她话音未落,舱门便从里面打开了,只见牟程万身穿了件灰褐色麻棉衫,双手扶着舱门,鬓角间已然是一片苍白,脸庞上虽称不上是陈年的老树皮,却也过之不及。

    “ 六扇门捕头牟程万,见过千户陆大人,牟某天残之人,礼数有所不周之处,还请大人海涵。”牟程万弓弓着背,朝陆绎见礼,语气不冷不淡,听着倒还有几分刻意疏远的意味。

    “ 牟前辈客气。”陆绎的语气甚是温和。

    牟程万淡淡一笑,侧过身往里让去,将陆绎请进了船舱。

    羡安犹豫了一瞬,在门外偷听未必能听得仔细,随即牟岳和羡安两人当仁不让的跟了进来,原本就不大的船舱,现在显得愈发的狭小了。

    她态度颇为恭敬,将手中替陆绎捧着的盖杯放在桌子上,回过身来,看了眼那柴窑青花釉色缠枝盖杯,许是没忍住朝陆绎问道“ 卑职冒昧的问一句,大人您这盏盖杯是出自于柴窑么?”说完赶紧捂上了嘴,羡安垂下了脑袋,自己失了分寸这下免不了要被师父训斥。

    “ 知道冒昧还问!”牟程万厉声呵斥道,抬手指了指如门神般分别杵在门左右两侧的牟岳跟羡安,语气略显严厉“ 你们两个出去,把门关上。”

    羡安就像做错事被训的孩童一般,不敢违逆,灰溜溜的夹着她的小狐狸尾巴,乖乖出去,把舱门复关好。

    “ 挨训了吧?小爷你可消停点吧!”牟岳揶揄着她,一份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拉着羡安就要离开,羡安所用的手劲儿明显比牟岳大了不少,废力拉住的牟岳粗厚的手掌,牟岳瞪大了眼睛,这丫头是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吧,诧异的问道“ 小爷你还想去理论理论啊?”

    羡安朝牟岳使了个眼色,示意他闭嘴,自己则是蹑手蹑脚的移至门前,还拉着他跟自己一起,从靴筒里拿出瓷质的小听瓮来,贴在门上听着里面的动静。

    “ 牟前辈……”陆绎刚开口。

    “ 千户大人稍候片刻!”

    牟程万行至门前,一把拉开了舱门,手里各拿着自制的小听瓮,贴在门口处偷听的牟岳和羡安差点跌了进来,将小听瓮尽数收缴,瞪了他二人一眼,“ 金仵作写的那本概要,我要你们二人做到心中有数,我会随时抽查!”

    “ 师父……!”

    “ 爹爹……!”

    羡安二人同时发


相关:一号首长:爱情密码 旁观霸气侧漏 重生带着空间嫁个忠犬男 重生之宝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