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屋 > 女生小说 > 巫山烟雨枉断肠 > 第二章 通缉赏格
    食肆的跑堂伙计其实和公门那些个当差的一样,官差们平日里风餐露宿的到处抓贼;而店里打杂的伙计则是讨好每一名食客;说白了这般做无非也就是单单都图个别砸了饭碗

    虽说跑堂伙计见人下菜碟,是过分了些,但是也没有打算同他一般见识,这年头银子难赚又何苦互相为难

    伸手将紫袍商贩面前那碗没动筷的白米饭夺走,就着刀鱼吃下去了好些却也不见个饱,抬起头来朝牟岳招了招手 :“ 大牟快来坐,这鱼好吃着呢”深知牟岳是个实在性子,方才那紫袍商贩的一番话必定是给听去了心里较真;无非是碍于六扇门公务不好动手罢了。随梦小说网 http://m.suimeng.co/

    牟岳应了声,却犹如一块榆木头,丝毫不懂得怜香惜玉将紫袍商贩夫人手里端着的那碗白米饭,一把拿了过来 :“ 你没动过这米饭吧”嘴里问着目光还细细打量着那碗满满的米饭,也不见有菜汤汁痕渍想是一碗新米饭没错了。

    这时、瓜皮小帽才恍然觉着饭菜似乎都不大够吃,想着想着又夹了一筷子刀鱼塞嘴里,还不忘竖起来拇指,含糊不清的赞着 :“ 这鱼好吃再上一碟。”目光大概估量了一下面前盛装米饭瓷碗的大小 : “ 麻烦再来六碗米饭”瓜皮小帽很俏皮的用手指摆了六出来,朝着那跑堂伙计晃了又晃。

    见跑堂伙计一脸为难,当下便也知这上菜是有规定,若是记账上还好,若不然只怕要那端菜的伙计自掏腰包了。

    瓜皮小帽低漾着浅笑,手指了指一旁坐着的紫袍商贩,毫不见外的朝跑堂伙计说着 :“ 银子挂他账,他来付”跑堂伙计诧异的瞧着瓜皮小帽,但是碍于方才大个子手里的物件,也硬是不敢说什么,连忙点头应了转身跑下楼梯。

    瓜皮小帽活脱像那山间的狗尾巴花笑的灿烂而招摇,还朝着牟岳低声耳语几句

    :“北方的稻米一年一收成,蒸熟的米饭所散发出阵阵稻香四溢,粒粒晶莹比南方的稻米要香上好大一截。”

    这般话语,硬是丝毫没有照顾此时紫袍商贩情绪的认知。

    眼看着自己这桌子菜,碟碟几乎都见底了,还又跟点小二要的那么多饭菜还挂自己账上,虽说当才没看清大个子抵到跑堂伙计眼前的是什么,但是顿时也是气不打一处来,重重拍了下桌子,腾的站起身来,手指着瓜皮小帽鼻尖,粗声呵斥道 :

    “ 好你个吃白食的,看大爷我今天不把你腿打断”

    牟岳刚要动手,只见瓜皮小帽已经出手顺势反掰紫袍商贩的手腕,指尖捻着一根银针,这一动作大概是太熟练,自然而流畅,戛然间紫袍商贩和那夫人脖颈处双双一阵吃痛,银针回到瓜皮小帽手中时针尖上沾染着几丝血红。

    “ 讲真的我倒是不介意请你去六扇门喝杯茶。”斜睇着那名扬言要打断自己腿的,瓜皮小帽看着紫袍商贩,双眼细细的将他打量着一番。

    听到六扇门三个字紫袍商贩大骇,绷紧了每一根神经,攥着拳头不顾脖颈处那一丝痛楚,质问的语气 :“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瓜皮小帽依旧一脸淡然坐在一旁的牟岳却是自鼻孔发出声嗤笑这般脑子竟也能做黑市商人还当真是匪夷所思。

    牟岳与那瓜皮小帽对视一眼,意会后放下竹筷,油滋滋的手掌伸进衣襟里摸着个冷邦邦的物件出来。

    瓜皮小帽,将手里的捕快腰牌往案桌面上一扔 :“ 六扇门 崔羡安”

    “ 六扇门捕快”不知为何骤然生变,曹革只觉得将大难临头,硬是挤出一抹笑意。“ 不知是崔大人啊失敬失敬,大人我夫妻二人可都是良民,不知二位官爷有何指教”心里的恐慌终是难以压下,以至于张口结舌。

    六扇门虽不比锦衣卫南北镇抚司,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