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屋 > 仙侠小说 > 仙子请自重 > 第六百七十一章 家族会议
    秦弈知道自己这话不能乱说,否则要引起轩然大波。按理说这种状况龙子们应该有数才对……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问题,还待观察才是。

    反正羽人这边的事是真搞定了,至少短期内可以先松一口气,至于建木之实,目前来说至少已经可以有取代方案,倒不是非要果实不可的程度——狗子说过可以掏一截木心祭炼替代,以羽人现在的态度,秦弈确信自己如果说要掏一截斜枝出来祭炼肯定不会有意见。

    因为她们又跪下了。

    既是跪复苏的圣木,也是跪他秦弈。

    所有羽人双手贴在额前,非常虔诚地叩首而拜,如同恭迎神祗。转头看去,只能看到遍地白羽,如雪落岛中。

    拯救一族圣木,破解别人恶意的阴谋。

    大约也就仅次于当年龙神救她们族群之恩了。

    为龙神之恩,她们侍卫龙子几万年至今,那他秦弈之恩呢?

    他还有凤意,算凤皇之使。从血统从功绩从情感,全方位熠熠生辉,在这一刻真的如同神祗。

    还是在先冤枉委屈了秦弈的前提之下,惭愧与感激交杂在一起,对于认死理的羽人来说,这一刻说是叩首虔诚,又何尝不是一种没脸抬头直视的心情?

    秦弈有时候也觉得,人是一种很容易膨胀堕落的生物,就像自己以前很不习惯她们跪来跪去的礼仪,觉得尬得要死。可如今被跪惯了,还真觉得心里有了爽感。而且也是觉得理当如此,不跪才奇怪的样子。

    这种想法一闪而过,终究不太好意思让丈母娘老婆都这么跪拜,还是第一时间大踏步上前,先把羽裳抱了起来,笑道“我只是想证明,你没信错我。”

    羽裳笑了,用力搂着他的脖子,整个人挂在上面跟个树袋熊一样,重重亲了下去。

    羽裳接近一米八!又是羽翼张开。这树袋熊难抱得很,秦弈抱着都显得有些尴尬,就像被她给包在里面一样,唔唔唔的。羽人们悄悄抬头看了一眼,眼里都露出了笑意。

    过了好一阵子,秦弈才有些狼狈地从羽裳的翅膀边钻出脑袋“岳母大人,我们回圣殿,说说正事。”

    羽飞绫含笑点了点头,声音从所未有的轻柔“其实你可以先和羽裳去休息……所谓正事,已经不急在一时。”

    理论上是如此,这个时候还真没有急事了,但秦弈还真没脸皮这时候去胡天胡地,只能笑道“正事要紧。”

    圣殿之中,凤羽柔和漂浮在半空,散发着温暖的光。侍从们已经被屏退,留下了羽人们的精锐旁听,包括从寻木城赶回来的大祭司和羽岚等人,全都神情肃穆地肃立左右。

    羽裳坐在秦弈怀里怎么也不肯起来,秦弈就这么抱着她开会,别人也目不斜视。

    羽飞绫坐在秦弈对面,也
天下第九鹅是老五天下第九
沧元图我吃西红柿沧元图
我是仙凡百里玺我是仙凡